艺人:成为自己30岁的女主角─谢盈萱、魏如萱对谈全记录

魏如萱和谢盈萱,一位是唱作俱佳古灵精怪音乐人,一位则剧场最受瞩目的女演员。一位将满 30,一位刚过 30 没几年。她们在各自的创作领域耕耘发光,撒下微微星尘让观众听众如癡如醉为之疯狂。她们在舞台剧《向左走向右走》时认识彼此,她是演员,她是表演指导。她说她有天赋,她说她教得好。

魏如萱在十月推出新专辑,谢盈萱则跟朋友组了「好剧团」,十月在文山剧场演出创团作《爱情放映中之我是女主角》。这齣舞台剧在讲女人面对 30 岁,亲情爱情友情各式各样的疑难杂症,到底人生会是怎样的一齣戏,会有谁的歌当作原声带,又要成为怎样的女主角。

所以 BIOS 和好剧团联手出击了这篇访谈,除了文字内容也有影音访谈,更希望大家能去听她们的歌看她们的戏。我想,许多读者应该也是 30 上下吧,对你们来说,30 岁又代表了什幺?

废话不多说,我们来看看双萱怎幺说。

30 岁会是什幺样的人

魏:很巧欸,我前几天刚好跟一个服装造型师朋友聊到 30 岁这件事。

谢:妳快 30 岁了嘛?

魏:我十月就要 29 岁了啊。(顿)其实 30 岁我觉得还好欸,没有特别紧张,我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怎样。我自己到 25 岁之前反而比较紧张,因为我爸爸的关係。「女生如果 25 岁之前没有成就,结婚就好了啊!」毕竟那时候是独立乐团,很少上电视,爸爸也没在报纸上看到我。但是现在就比较好了啊,有做出一点东西,就觉得这样好像也可以。

30 岁好像新陈代谢变比较慢,减肥好几天都不会瘦。然后,以前长青春痘,现在就开始长斑。很多改变都是身体上的,可是心里面的东西没有变啊。有些东西会过去,但里面的东西会留下来。

我刚刚说跟朋友聊到 30 岁的事,我朋友在一篇访谈里看到椎名林檎说自己是「很适合 30 岁的人」,就是比较能跟自己相处,比较能接受自己吧。我想我可能也是那样啊,很适合 30 岁。

小时候我很想赶快长大,为什幺现在就要害怕 30 岁呢。所以我觉得,30 岁应该也不会怎样吧。跟林檎一样,我应该也是很适合 30 岁的人。

艺人:成为自己30岁的女主角─谢盈萱、魏如萱对谈全记录

 

国小国中高中,中部小孩对东部小孩

谢:那妳喜欢很年轻的时候吗?

魏:我不喜欢 18 或 19 岁那个年纪,因为我不喜欢上学,无法跟同学打成一片。可能是因为长相的关係吧,那时候看起来很兇,因为那时候也真的比较多烦恼啊,看起来就比较老。

我小时候也有装过可爱,喜欢筱原友惠,想要跟她一样有很多颜色的髮型。可是对于跟其他女生相处,我有点不习惯。国小女生有时候会「假好」,还有什幺都要互相说好,一起感冒,一起讨厌别人,一起吵架,我就觉得这样很奇怪啊。

我也不太能跟某些女生相处。女生在一群人里常用的伎俩,就是会装可爱啊什幺的,因为妳很容易就看出来,就会觉得「噢,不要再来了」。虽然自己遇到喜欢的男生,可能也会那样,妳懂啦。

噢,然后我看到喜欢的男生就会大声说出来,从幼稚园就开始了。

谢:我也是!

魏:可是小时候男生都会觉得这样很怪吧。所以妳看,我是不是很适合 30 岁!

谢:如果是喜欢的男生,我会直接走过去说:「我对你是不是很好?那你要不要喜欢我!」那时候我应该很怪吧,好像我们做表演做创作的,都要有一些这种怪。但我那时候还小,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很奇怪。

谢:我也算是比较早熟的女生,因为我从小就长得比别人高,大家就觉得我应该照顾别人。我不敢绑辫子,绑两条那种,我不敢。也不敢穿公主装,会想像自己骑脚踏车穿裙子然后头髮飘逸,但也都没有。

啊哈,我觉得有点丢脸啦。

魏:哪会啊,都过去啦。

谢:我连绑两条辫子都不敢。

魏:好奇怪的女生噢!

谢:所以我对于现在可以演戏,演不同角色这件事,觉得很好。

魏:对啊!

 

30 岁开始接受自己的样子 

魏:妳 30 岁那年生日怎幺过的?

谢:我 30 岁那年刚好在纽约。

魏:好好噢。

谢:其实不好,因为那是我人生最低潮的时候。

我那时候觉得,「shit,不要再遇到比这更低潮的了」,我才 30 欸,以后还有 40、50,就会想要是有更低潮的怎幺办。但那时候的经历对我后来这两年有很大的影响,比较容易找到生命的出口。像刚刚说的,我其实没有享受过「当一个小女生」这件事情。但因为我经历过纽约那段时间,所以比较可以接受「这才是我」这件事。因为遇到这些种种,所以 30 岁算是我的想法跟生活状态真的合在一起的原因吧,慢慢可以接受自己的样子。我就是不喜欢去夜店啊,累的时候就想整天待在家,接受自己的工作,接受自己就是个宅女这件事实。

魏:欸,就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吧。我这个年纪有些人就喜欢整天泡夜店,喝酒啊或是到处去玩。但我就不是,我就最喜欢待在家里啊,待在家很好耶。可能是我不想长大吧,呵呵。

艺人:成为自己30岁的女主角─谢盈萱、魏如萱对谈全记录

 

自己的房间

魏:我国小六年级来台北唸了一下小学,然后介寿国中也唸了一下就回去东部,到唸华冈艺校才再来台北。开始自己搬出来住,大概是02、03 年的时候。

谢:搬出来住感觉怎样?

魏:感觉「噢耶」啊!我那时候没有跟我爸讲就来台北了,没有钱,就暂住姑姑家的房间,等我找到工作,有钱之后才搬出去住。我妹看到我这样就也搬出来住。

谢:那妳有想买房子吗?

魏:以前有想啊可是现在觉得还好。

谢:我还满想买自己的房子的。我大二搬出来跟同学住,可是后来就想多赚点钱,自己去租套房。因为我对个人卫浴设备很要求,不能被别人弄髒,只能接受白色跟浅粉色的马桶。然后就开始经历第一次自己汇款给房东,倒垃圾,第一次自己处理房子的事情。

魏:超麻烦的。

谢:对。

魏:我很幸运,现在跟建骐老师住在上下层,房租水电他都统一从我的收入扣掉,所以我也不太需要去烦恼这些。

谢:欸,妳会想养狗吗?

魏:会想啊,我很喜欢狗。可是住这里不能养啊,因为狗会臭,但是房子不是我的,不能弄髒。

谢:妳有洁癖吗?

魏:以前有欸,现在没有。我听牧师说过,一个人的家就是一个人的心,把家整理好就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。我觉得很有道理。

谢:我相信。

魏:对啊,所以就会尽量把自己家打扫乾净。

 

开始赚钱之后买给自己的第一个礼物

魏:我买了一个名牌包,很贵很贵,可是买了都不敢背所以就又把它卖掉了......

谢:我重考之后,第一次自己打工领到薪水,就买了三千五的手錶。我打工一个月的钱是一万多,所以三千五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是很贵的。但我也希望有一天可以买个名牌包。

魏:为什幺?

谢:我觉得好像一定要经过这条路欸,买一个名牌包,看看那个感觉什幺。对我来说,名牌包的意义是够实用够坚固够装东西,但如果只为了装饰,一点也不实用,我就不会买。

魏:我买那些东西是因为我真的喜欢才买,不会因为那个东西是谁代言的,多红,或价格多贵。可能也会因为我喜欢的那个人有,我就想要跟他一样。像我以前喜欢一个男生啊,因为他喜欢郭富城,我就想把自己变成郭富城,就去把头髮剪的跟郭富城一样。

谢:那妳送过别人印像最深刻的礼物是什幺?

魏: 我很自私啊,我想送人家什幺就送什幺,也不太管那个礼物可以干嘛有没有意义,我赋予它意义就好。

我有送过一颗石头给朋友。那颗石头翻过来,有一颗像眼睛一样的图案。因为她什幺都有了,我还要买什幺给她啊!所以我就希望,我在她心里头像一颗石头。

谢:我送过别人一箱矿泉水。因为我比较走实用路线,觉得礼物应该就是要送她需要的,微波炉什幺的。那时候刚接完活动拿一堆矿泉水,又没时间买朋友的生日礼物,所以我就把一箱矿泉水搬到朋友的 party 现场,拿到她面前摆着然后说「送妳的」。

魏:酷欸!

 

结婚生子

魏:我有想过要结婚啊,小时候超想的!

谢:那妳想生小孩吗?

魏:当然有啊我很喜欢小孩耶!

因为我从小就是跟姑姑奶奶住,我奶奶又不像一般奶奶那样很早结婚,她 28 岁才结婚,所以我就觉得,欸,我应该是 28 岁才能结婚啊。

但我现在又觉得,不要结婚好了,不要生小孩好了。我养自己也有点难,可能也不是一个很好的妈妈,我很喜欢跟小孩玩,但现在就觉得要自己生的话,先不要。

现在也觉得,结婚好像就是为了那张证书,一些契约关係,配偶栏。但男朋友怎幺想我就不知道了。

谢:如果结婚的话,想要几个小孩?

魏:我小时候幻想要是只有我一个就好了,这样大家就只爱我就好,不要跟我妹分。后来觉得,欸,双胞胎也不错啊。

谢:那如果生的小孩很丑怎幺办?

魏:我跟妳说,小时候丑不是丑啦。我妹出生的时候又瘦又黑,我奶奶还拿去医院说要换,因为我生出来就白白胖胖很可爱啊。结果妳看我妹现在,很漂亮啊!

谢:我很担心我年纪大之后没有力气跟小孩玩,所以也会想生小孩的事,可是都没遇到好对象啊!

魏:那妳会想生混血儿吗?

谢:有想过欸。我现在已经在跟父母灌输「生混血儿没有不好」的观念了,慢慢比较能接受「可能没有爸爸」这件事。

艺人:成为自己30岁的女主角─谢盈萱、魏如萱对谈全记录

 

她们的偶像

魏:夏宇!我是先喜欢上李格弟,那时候还不知道她就是夏宇。后来演《向左走向右走》,看到她写的歌词,我才知道她们是同一个人。然后有人借我她的诗集,看诗的时候我觉得还好,但最后看到她的访问我就觉得她跟我一样是神经病,我就喜欢她!她的诗集《这只斑马那只斑马》里面 140 页那首〈勾引〉,写得好厉害!

噢而且,我前几个礼拜去看舞台剧《星之暗涌》,刚好遇到夏宇,就大声的说:「夏宇我爱妳!」

谢:对我来说电视里的人都不真实,所以我要找偶像一定要找现实中的人,要经过相处。真的称得上是崇拜大概就是陈沖跟萧芳芳,她们会让妳看到表演的细腻。就像妳讲的,我们都知道女生在干嘛,有一些人在镜头前摆的,我们就知道那些女生只注意调情或搔首弄姿什幺,但她们在镜头里就是在「表演」,很纯粹很有力量的表演。但是当然陈沖跟萧芳芳搔首弄姿我也完全买单,反正就是一种小粉丝心情啦!

魏:电影或戏剧对我来说比较难。因为我很容易看什幺戏剧就喜欢上那个演员,会把演员跟角色想成一起,不过那算是喜欢啦不算偶像。像我看《头文字 D》的时候也喜欢过周杰伦啊,还有《雷神索尔》也有。我还有觉得彭恰恰很帅过......

魏:(拿着《我是女主角》的 DM 端详)那你最想当什幺片的女主角?媚登峰,哈哈哈!

谢:妳好老派噢。(思考思考思考思考思考)我觉得张爱玲小说里的女主角都超屌的,我当然不会选《半生缘》,因为那女的太惨了。可能是《倾城之恋》,因为那女的最终结局还是好的。

魏:好厉害喔。

谢:我好像还是会迷恋那种经过大时代的悲壮。

魏:那你有没有想要当哈利波特。

谢:不要。如果那种就要演坏人啦,如果妳有魔法却不能用在坏事上面多可惜。

魏:但那样一下就死掉了。

谢:所以妳要演最坏的那一个。(演员本性一览无遗啊。)

 

我是女主角

前几天我看到一本日本人写的,关于日本人分类的书,内容在说他们有各式各样的标籤去描述人,两百多种,草食男肉食女之类云云。我跟魏如萱提到这本书,她说:

「这就好像便利商店每个东西都要有标籤,没有标籤妳就不知道怎幺办了。我觉得,那些人都不知道他们要干嘛才会去管别人怎幺贴标籤,然后按照标籤上写的去过生活。

可是我知道自己是谁就好啊,(拿起 DM)我是女主角!」

有够会说话。

谢盈萱大力深表赞同,接着两人开始看手相,聊八卦,把 DM 上的人形剪下来藏在我们约访的陈建骐工作室各个角落,给还没回家的建骐老师一些惊喜。魏如萱跟我分享了她最近热衷的手机游戏,谢盈萱则说她们还可以继续聊如果我们这些男生不在场。我得承认我是这两位表演者的粉丝,心情好或坏、下雨或放晴都能从她的歌找到呼应,她的剧场演出也是每役必与。两个人的个性看似大不相同,但又神奇的互补。我不知道她们怎幺想,但跟她们同处一个时空感到非常安心,我还是不知道我的人生会是恐怖片还是什幺歌舞史诗动作奇幻邪典 cult,反正,其中有个场景我和两个女主角待在一起,应该心满意足。

 

 

 

 

文字:陶维均 (BIOS编辑部)

摄影、影音:好剧团  

本文转载自 BIOS monthly

关于每一位勇敢的女人

 

〉〉从内在就漂亮的女人 吴苡嫣

〉〉为梦想而活的旅行者 唐宏安

〉〉旅游、生活、疯台湾 Janet 访谈全记录